刺猬客星球见闻录(7)

作品:《刺猬客星球见闻录

    【刺猬客星球见闻录】7——坠月(1)作者:viser2019年5月18日「欢迎,欢迎,塔斯那队长,我由衷的感谢您参加今年的乐园聚会活动,希望您能够玩的愉快。

    」一队tncc公司的雇佣兵就坐在塔姆的面前,塔斯那斜靠在按摩椅上:「快点吧,已经等不及了,上周和该死的异形走私商人打了一仗,我的牙差点掉了几颗,真他妈晦气。

    」「好的,大家请跟我来。

    」这是笔大生意,在联邦的边界星区中,65号星区拥有最多的冲突和战斗,来自其他种族的走私商人为了暴利甘愿冒着被爆能束烧成灰的风险进入65星区,而犯罪企业们则不遗余力的向65星区输出各种违禁品,期望能够赚上一笔大钱。

    因此安保公司在这片星区受到格外的欢迎,不仅仅是出于保护人类商人的需要,联邦军队有时候也会雇佣他们解决犯罪企业和走私商人。

    就像马克思说的,有百分之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着上断头台的危险。

    尽管联邦摧毁了三个庞大的犯罪企业,但走私者们还是前赴后继的扑向65号星区,毕竟,一次成功的走私足以让他们一夜暴富。

    在刀口上舔血的雇佣兵永远是刺猬客乐园最受欢迎的客人,他们出手阔绰,而且每次都是组团而来,往往一次都要花五万以上的能量币,更别说他们还不会讲价了。

    「您一定会很满意的,我手下的工厂刚刚发掘出了最新的模板,新的复制人们在测试中简直是完美,次品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点五。

    」塔姆伸出机械触手,按下了一间房间的按钮:「那么,希望大家的体验很愉快。

    」在昏暗的战场之上,一位手持圣枪的女武神站立在高耸的城墙之上,她那冷傲而圣洁的面容中透露着足以让每个男人只看上一眼就要撑破裤子的美艳,黄金一般闪耀的发丝足以让古希腊传说中的海伦也为之失色,然而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那被铠甲包裹住的完美身材,两颗如圣峰一般无暇的滚圆圣乳让人忍不住现在就脱下她的盔甲,用粗糙的手掌抚弄着她高翘挺拔的两粒乳球,长靴包裹住的丝袜美足具有无比致命的诱惑能力,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为之神魂颠倒。

    这位如同女神一般威严的绝色佳人就是不列颠之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吾王,是莫德雷德的军队!」一名骑士指着远处泛起的尘埃,声音中带着几分震颤。

    阿尔托莉雅握紧手中的圣枪:「准备战斗!不能让叛军靠近城池一步!」「是!」为数不多的士兵忙碌的跑动了起来,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就位,握住手中的武器,准备对抗即将攻上城头的敌军。

    随着泛起扬尘的军队步步逼近,他们的阵容也越来越清晰,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但却有几辆奇怪的铁皮罐头正在向着城堡过来,没有大队的骑兵和步兵保护这些铁皮罐头。

    「放箭!」铺天盖地的箭矢冲向了对面的装甲车,但坚固的塑钢装甲毫无压力的弹开了所有袭来的箭矢,紧接着,五门巨炮对准了城堡。

    「砰!」一大片城墙的倒塌中伴随着无数的惨叫声,包围着城池的墙体已经完全崩塌,还有更多的炮弹砸在城市的房屋之中。

    2;u2u2u.com。

    阿尔托莉雅紧握住圣枪,想要摧毁还在发射炮弹的装甲车,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仅存的一截完好的城墙上已经出现了几个穿着奇怪的士兵。

    「你们这些家伙·····」举枪想要刺向这些士兵,但一阵酥软的电流直接从枪口中发射了出来,被击中的狮子王感到浑身酥麻,昔日足以在几秒钟内解决这些士兵的力气也完全没有了。

    那些士兵大笑着踢开了阿尔托莉雅手中的圣枪,无力的娇躯瘫软着倒了下来,为首的塔斯那淫笑着靠近无力反抗的不列颠女王,将那象征着骑士身份的铠甲粗暴地剥下,阿尔托莉雅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混蛋····别靠近我!你们这帮家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当然知道,我们这是在强奸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不列颠之王啊!」「你们怎么敢····唔啊!」包裹住两颗滚圆乳球的胸前衣服被粗暴地撕开,樱桃小口被强制插入一只多日未洗早已发出阵阵腥臭骚味的肉棒,塔斯那捏弄着阿尔托莉雅的一对美乳,将自己的肉棒埋入其中,一边奸淫着女王的小嘴一边用乳球揉搓着自己的鸡巴。

    其他的士兵也解下了裤链,逼着阿尔托莉雅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为他们撸动肉棒。

    曾经万人敬仰的不列颠之王如今屈辱的被这群士兵轮奸着,高贵的王者之躯被肮脏的肉棒冲击着柔软的丁香小舌。

    小嘴被塞的满满的的阿尔托莉雅根本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呜呜咽咽的发出一阵阵不甘心的羞愤抗议,胯下美人无力的抗议更让这些佣兵们兴奋起来。

    冲击着阿尔托莉雅樱桃小口的肉棒反复在温软缠绵的小舌中缠绕,从未与男性做爱过的女王被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占据着身体。

    握住佣兵鸡巴的温软小手慢慢撸动着包皮,时不时触及到那两颗睾丸。

    滴滴精液渗了出来,滴落在狮子王的舌尖,腥臭的味道直冲阿尔托莉雅的大脑。

    「不···不要插得那么用力··嗯啊啊啊!」感受到阵阵兴奋的快感,从未经历人事的绝色女神羞耻于自己居然这屈辱的奸淫中有了感觉。

    晶莹的泪珠顺着面庞滴落在塔斯那的肉棒上,看着被奸污着的美人梨花带雨的哭泣,塔斯那更加卖力的抽搐着男根。

    一个佣兵粗暴地脱下了女王那双优雅精致的长靴,将一双黑丝美脚夹紧在自己的肉棒上搓动,黑丝美脚紧紧夹着肉棒的刺激感让其中的精液不断地要喷出马眼,被奸淫着美脚的女王只能无力的看着那个粗鲁的佣兵将带着香气的美足放在马眼上,用手握住自己在黑色丝袜包裹下的美足摩擦着那最敏感的龟头。

    强迫女王为自己打手枪的两个佣兵在反复的包皮摩擦下最先射了出来,乳白色的精液喷洒在女王雪白无暇的美艳肉体之上,精液顺着裸露的上身流下,曾经在王宫里高雅威严的女王如今被腥臭的精液灌溉着娇美无比的龙血之躯。

    「啊哈哈!我要射在里面了!」一股浓郁的乳白色液体喷洒出了塔斯那的龟头,满满的精液灌满了女王的整个口腔。

    停留在唇间的肉棒腥臭味让阿尔托莉雅意乱情迷,但她还是坚持着自己高贵无比的王者之心。

    精液从唇边滑落,汇集到还包裹着塔斯那肉棒的两颗挺拔的乳球之上,看起来无比的淫魅。

    配合刚才两个士兵射在阿尔托莉雅身上的精液,此时的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刚刚经受过精液浴的低贱妓女一般,但那高贵圣洁的面容和火辣挺拔的身材又给这位圣女增添了被亵渎的变态快感。

    那个被足交着的士兵也射出了一大股白浊的精液,黏稠的黑色液体沾满了柔顺的黑色丝袜,士兵还将剩下的精液统统射进了那双长靴之中。

    黑丝美脚上沾满精液的阿尔托莉雅想要擦去身上还在滴落的腥臭男汁,却被一条铁链拴在脖子上,臀部被狠狠踢中,以狗爬式的屈辱姿势跪在这群雇佣兵面前。

    「哈哈哈,不列颠之王居然像淫荡的母狗一样全身沾着男人的精液趴在地上啊,平日里被大家尊敬,实际上早就渴望全国的男人用肉棒轮奸自己,把自己做成供大家随便奸淫的肉便器了吧!」2;u2u2u.com。

    说着令阿尔托莉雅无比羞耻的屈辱话语,不列颠的王者如同母狗一般被牵着,上身的衣服被剥去,只留下一双还流淌着精液的黑色丝袜在地面上爬行。

    一路上,那些被雇佣兵们捉住的士兵和平民都惊愕地看着他们敬爱的王身上满是男人的白浊汁液,如同低贱的母狗一样在城中爬行,被部下看着无比屈辱和淫荡的姿势的阿尔托莉雅轻轻落下晶莹的泪珠,她还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不能向这群恶魔屈服被雇佣兵的枪口指着的人们看着他们敬爱的王被拴着狗链,拖到了广场上的处刑台前,塔斯那和几个士兵走到她的面前,台下的雇佣兵抓出几个平民,塔斯那拔出手枪对天扣动扳机:「听好了,我本来是准备把你们全部干掉的,但是你们的王操起来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只要她和我们中的一个人做一次,我就放一百个人,只要她敢拒绝一个,我就枪毙一百个人,准备!」拉开枪栓,枪口对准了瑟瑟发抖的平民,阿尔托莉雅扭动着娇美的身躯:「不要!别杀他们······只要能够保护他们·····无论怎么样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啊哈哈!你们听到了!这婊子自己求着我们强奸她呢!」一个医官打扮的佣兵走上前来,捏住阿尔托莉雅的一只挺拔丰满的乳球,将带有催情药的注射器管刺入其中。

    烈性春药很快顺着不列颠之王的血液开始发生了作用,桃源很快就起了反应。

    神秘的禁地在酥麻的刺激和瘙痒中变得湿润起来,一双绝美的黑丝美脚以妖艳诱人姿势无力地舒展着。

    小穴传来的空虚和燥热感让阿尔托莉雅的美妙的容颜被情欲慢慢沾染,双眼逐渐变为渴望肉棒抽插的桃心形状,绯红的面色让男人已经忍不住立刻奸干着这位淫堕的女王。

    「不···不要····我不能够在这里,至少别让大家看着·····」知道自己逃不过沦为泄欲的肉便器的命运,美丽的女王用动人的双眸向佣兵们投去哀求的眼神。

    但这群佣兵根本不在乎这些,塔斯那将女王推倒,那些平民们看着平日里敬仰的女神被推倒在地,平日里只有做梦才敢想的狮子王的桃源露出点点淫魅到了极点的星光。

    「咕嗯····咳···咕嗯···」粗大的肉棒塞入了女王的口中,昔日英姿飒爽的不列颠女王主动迎合着小口中腥臭的肉棒的冲撞,用温婉的丁香小舌舔动着敏感刺激的龟头。

    一双香艳的丝袜美脚为一根肉棒足交着,反复搓动着男人肮脏的包皮,被长靴里的精液浸泡过的美足带着一点淫魅的舒爽快感,被美足侍奉的肉棒不断勃起,在温暖舒适的丝袜脚心中搓动摩擦着。

    而塔斯那则用龟头摩擦着女王早已被催情药挑逗起来,已经湿透了的桃源蜜穴。

    被空虚和瘙痒折磨着小穴的阿尔托莉雅呜呜咽咽地,似乎求着塔斯那立刻将鸡巴插进自己的小穴中,狠狠奸淫自己。

    「唔啊啊啊啊啊啊!」在女王羞愤的悲鸣之中,那根粗大的肉棒毫无保留的插进了神圣不可侵犯的桃源之中,威严的王者如今只是被奸污着的淫贱母狗,卖力侍奉着肉棒的小口已经被喷出的精液塞满,还没等将精液咽下,下一个佣兵的肉棒又将小嘴塞得满满的。

    那双丝袜美脚在子民们一边打飞机一边兴奋地注视下继续为下一个佣兵做着足交,女王美艳至极的肉体让这群佣兵干脆围在一起对着她撸管,双手握住两名佣兵散发着腥臭味道的肉棒,女王用稍显生疏的手法挑弄着男人勃起的肉棒,柔弱无骨的小手的缠绵刺激着荷尔蒙愈发高涨,坚硬的肉棒冲撞着阿尔托莉雅早已被淫水打湿的蜜穴,肉棒抽打着小穴发出的溅起一片水花的啪啪声让那些枪口下的平民忍不住脱下裤子对着他们敬爱的王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被自己的子民们视奸着的王在羞耻中感受到一股别样的兴奋,套弄着男根的丝袜美脚揉搓着腥臭的龟头,一股浓厚的男汁喷射了出来,美脚上沾满了男人肮脏污秽的精液,就连那身威严的王服也被男人污浊的男汁所玷污。

    「唔嗯嗯···嗯啊~好痛~❤····混蛋,我早晚有一天会把这些东西加倍还给你的!」被肆意奸淫着的阿尔托莉雅吐出男人的肉棒,因为被轮奸而全身疲软的身体已经阻挡不住男人的进攻了,将污浊的白色汁液吞下,俏脸上已经沾满了不同男人的精液。

    这位绝美的女神在自己的子民面前被当作淫贱下流的妓女被肆意轮奸玩弄着,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女王美妙的肉体下留下了自己的印记,那双优美修长的黑丝美脚还在为男人的肉棒足交着,柔顺的高档丝袜本该是女王美丽的象征,如今却被男人的精液腥臭所沾满。

    在女王阴道中肆意抽插的肉棒贪婪的索求着温暖的桃源的侍奉,女王多年未经人事的情欲被挑逗开来就再也无法抑制下去,塔斯那感觉自己的肉棒简直先自己一步到了天堂,他有点能够理解为什么有些外星种族甘愿沉溺在迷药乐园之中了,着极致的快感险些让塔斯那直接将精液全部灌入阿尔托莉雅的子宫中,不过他还是忍住想要射精的欲望,继续在女王羞耻中夹杂着情欲的兴奋中强奸着美丽的阿尔托莉雅女王。

    2;u2u2u.com。

    「嗯啊~好大~下面被全部塞满了~混蛋~把你那肮脏的肉棒从我的身体上拔出来····嗯啊啊啊啊!」突进的肉棒勐地膨胀起来,直接撞击到了女王娇嫩的子宫口,下身的疼痛让女王忍不住娇声呻吟起来,围着女王打手枪的佣兵们首先忍不住了,如同瀑布一般的精液牛奶全部喷洒了出来,如同精液洗浴一般,女王的娇艳美丽的脸庞上。

    高耸挺拔的乳球上和雪白滑嫩的肌肤上全部被喷射而出的精液所覆盖。

    「哈哈!这个骚婊子,被人轮奸着居然小穴已经这么湿了,你果然早就想变成肉便器,供大家没完没了的奸淫了吧!」「嗯啊啊啊啊~我没有···我···嗯啊啊啊~!」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发出一阵震颤,优美威严的女神终于知道自己已经逃不过沦为性奴玩具的命运了,白浊的精液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径直冲入了阿尔托莉雅的花心。

    被男人污浊汁液所玷污的龙血之躯已经逃不过接下来的悲惨命运了,贝齿红唇在射精的一瞬间被塞入三只肉棒,女王任由泪水落下,在子民们的面前伸出舌尖,轻吻着这些刚刚奸淫了自己的恶魔的肉棒。

    那双丝袜美脚已经不知道侍奉了多少丑陋的肉棒,黑色的丝袜也已经被精液所染白。

    过量的精液从小穴中慢慢向外流出,淫堕的女王在泪水和精液的混合中吸食着男人的肉棒,如同享受着人间至味一般,那双浑圆的圣乳也被一个男人揉捏着,丝丝香甜的母乳流了出来。

    「真是淫荡好色的母牛啊!那就让我们帮你榨乳吧!」卖力舔动着肉棒的阿尔托莉雅的美眸中带着悲哀的神色,看着自己香甜的乳汁被一双黢黑的手挤捏着榨出,吸食着女王圣洁的母乳的男人还用裸露的肉棒摩擦着女王柔嫩舒适的小腹。

    口中的三根鸡巴已经越发膨胀,逼得阿尔托莉雅只能轮流舔弄,台下的民众已经不知道射出了多少精液。

    阿尔托莉雅含住一只肉棒,仔细的舔弄着上面的污垢和刺激点,用舌头为腥臭的肉棒做着清洁。

    成熟妩媚的肉体已经化作男人们的泄欲工具。

    「嗯啊~好多的肉棒····感觉已经快要完全变成肉便器了呢~」不知廉耻的下贱话语从女王的口中说出,催情药将阿尔托莉雅推向了堕落的最深边缘。

    看着女王心甘情愿的被众人奸淫,塔斯那有了一个新的计划。

    他高举起手中的手枪,朝天放了一枪:「喂!你们这些家伙,其实早就想跟这个贱女人做爱了吧!我宣布,只要谁上来强奸这个贱女人一次,就给他一盎司黄金!要是组团来的话,每个人三盎司黄金!」三根肉棒在阿尔托莉雅的吻中同时喷出了过量的浓厚白汁,已经被不知道多少次颜射的女王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子民一个个挺着粗大的肉棒,冲上来奸淫自己。

    为了保护这些人,她被恶魔们当做玩具肆意的玩弄奸污,现在她要保护的人却要品尝她绝美的肉体了。

    「呜呜····嗯啊~你们怎么能够这样,我可是你们的···嗯啊啊!」樱桃小口被粗暴的塞入一根肉棒,冲击着贝齿红唇的霸道让阿尔托莉雅变得意乱情迷,娇艳的女王主动伸出丝袜美脚,摩挲着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的腥臭的肉棒,肮脏的肉棒在女王神圣的丝袜美脚的侍奉下前所未有的膨胀了起来,闯入口中的稚嫩的孩童的鸡巴让女王专心地吸食着,用小嘴剥开孩童初经人事的包皮,丁香小舌撬动着年幼的龟头,小孩还不安的扯住女王金色的发丝,拽的阿尔托莉雅花容失色,疼痛的泪水夺眶而出。

    「和大姐姐做这种事好舒服啊,大姐姐,更加卖力点啊!」孩子天真无邪中带着淫荡下流的话语让阿尔托莉雅刚刚被粗暴奸淫过的小穴泛起一层淫水,想到自己身为一国之君,往日里备受大家爱戴,现在却被一群小孩子玩弄着。

    无比的羞耻感和兴奋占据着她的身体,梨花带雨的阿尔托莉雅感受着同时抽插着自己桃源的两根肉棒:「我是个淫荡的君王,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来和我做爱,我就是全国的大家的肉便器和性欲处理器哦~孩子们想如何强奸我都没关系的,哪怕被丢到最肮脏的贫民窟被大家没日没夜的轮奸玩弄也没关系,想在王宫里和骑士们议事的时候被大家轮流上来强奸,用小嘴侍奉大家没有洗过的肉棒。

    想在微服私访的时候被大家绑到山上脱光所有衣服,只剩下丝袜为大家足交。

    想在典礼的时候被大家拴着狗链在宫殿里光着身子爬行,最后还被大家关在狗笼里,天天吃大家的鸡巴还被插着小穴哦~就算是被锁链锁住,被当做免费的精液便器也没关系哦~」在这淫荡露骨的宣言之下,那些小孩子的肉棒在温暖舒适的小穴中喷射出了成吨的精液。

    阿尔托莉雅在满是情欲的桃心眼中,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搓弄着刚刚插入自己小穴的孩子的肉棒,并且主动跪下来以极其淫荡的姿势清理着孩子们的肉棒。

    在清理过程中,阿尔托莉雅熟练地技巧和拨弄发丝的撩人动作让这些处男之身的孩子们又一次射出了浓厚的白汁。

    无数人冲上去,将自己的肉棒插入阿尔托莉雅的蜜穴中,孩子们在阿尔托莉雅的黑丝美脚前排成长队,享受着那爽到极致的黑丝足交。

    从那以后,不列颠的阿尔托莉雅彻底堕落为了一只只渴求肉棒的低贱母狗,每天,都有无数的人从阿尔托莉雅圣洁的美乳中榨取新鲜的母奶,在强暴阿尔托莉雅的同时喝着高贵优美的女神的香甜乳汁。

    每个节庆日,阿尔托莉雅都会戴着狗链,穿着暴露出小穴的短裙和撩人的白色丝袜,穿着优美的高跟鞋跳着淫荡的舞步,每跳一步,就有成堆的爱液流下,阿尔托莉雅会在舞蹈过程中轮流含住每个男人的肉棒,在确认男人在自己的小嘴中都已经射出之后。

    这位淫贱的女王会主动掰开自己的一双丝袜美足,露出小穴供人使用,在跳舞的过程中,她还会优美地为孩子们足交,在不列颠,每个男人在结婚之前都会先拿这位昔日威严十足的君王作为做爱的实习。

    在那不久之后,阿尔托莉雅的名声传遍了欧洲大陆,罗马的皇帝要求他们进贡这位淫贱无比的美人。

    在罗马城,他们看见了这位传说中的美人君王是多么的诱人堕落。

    「嗯啊啊~罗马人的肉棒真是太棒了,阿尔托莉雅的小穴每天都被肉棒塞得满满的,丝袜美脚也侍奉了很多肉棒呢~」踩着优美的舞步,黄金曲线的优美身材摩挲轻踩着男人的肉棒,在罗马城最繁华的地段,少女皇帝在朝臣抽插着身下的间隙看向那位正在为大家轮流足交和含住肉棒的女王:「真是的~看来这可真是个淫荡的骚货啊~」「陛下,这话可不对,您可也是宫中的御用便器啊~」「哼,余还没有堕落到随便一个乞丐都可以把余绑回家中当七天的性奴的地步呢····」金发的呆毛少女皇帝主动张开樱桃小口,含住朝臣的肉棒,吸食出腥臭味道的白汁,穿着短袜的美脚揉搓着仆人的肉棒:「哼哼~说余是皇帝,其实这宫中随便一个仆人都可以把余当着大家的面按倒在大厅里面随便强奸操弄呢,都不知道怀孕了几次了呢~好了,把阿尔托莉雅召进宫中吧,余要知道在轮奸挑战这方面,到底是余厉害还是她厉害呢。

    」罗马的宫廷中,傀儡一般的少女皇帝和不列颠的女王一样,在常年的奸淫中已经诞下不知多少子嗣,这些孩子长大之后又挺着粗大的肉棒和昔日奸弄自己母亲的恶魔们一起玩弄着娇艳动人的母亲的躯体。

    吞下自己孩子的精液,尼禄微微擦去唇边的精液,谁也没料到,在拨弄发丝的同时平静地接受着儿子精液洗面冲击的尼禄,心里默念着一个名字。

    「塔姆···你还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