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贴身校花】(35)

作品:《堕落的贴身校花

    【我的贴身校花改编篇之堕落的贴身校花】35——电玩和侍奉

    2019-01-29

    也许是因为被人胁迫侵犯,两位校花都特别想暂时忘却这场噩梦,专心陪眼

    前最珍爱的人一起好好放松一会儿吧,所以当三人路过一家电玩城时,楚雅柔和

    李韵婷不谋而合的提出想进去玩玩。

    唐宇当然不会反对,笑着一左一右带她们进入。

    进了电玩城,唐宇目测了一下四周,里面大多数都是叼着烟狂吸、狂玩的青

    年,有的故意穿着坎肩,露出结实的肌肉和夸张的纹身,脖颈上戴着粗粗的金项

    链。

    除了这类人多之外,还有一些情侣,男的带女的来玩,当然也有一些单身的

    小萝莉、小太妹等。

    此时离唐宇很近的一台跳舞毯上,一个萝莉正在疯狂的跳着:魔鬼的身段,

    加上超短的裙摆,扭来扭曲,十分的惹眼,而周围已经围了十几个小青年,眼中

    都流露出污秽之色来。

    「是她!」

    唐宇忽然想起好像在哪里看过她,一拍脑袋,顿时反应过来,她不就是「粉

    红小兔娘」

    吗?他们可是视频过的,而且前天还约出来见面的,可是唐强出事而错失了

    和她的约会。

    唐宇没想到她真人比视频中更加惹火诱人,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惋惜之情。

    不过他现在主要是陪着楚雅柔和李韵婷,也无暇关注其它杂事。

    三人先玩了会投篮,又玩了会儿赛车和碰碰车。

    两女都已把不开心的事抛之脑后,脸上换上了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

    三人平时都不怎么来电玩城这种地方,很少接触这些娱乐活动,因此都觉得

    特别有趣。

    三人接着又来到了钓玩具的机器前。

    「帅哥,你能钓出来吗?要不要我帮你?」

    这时一声娇昵的声音传来,唐宇转头一瞧,没想到是刚才在跳舞毯跳炫舞的

    那个小萝莉「粉红小兔娘」。

    「呵呵,你能钓出来?」

    唐宇微笑道。

    「也不一定喔,不过我……咦?你……是你?」

    陆珊珊越看唐宇觉得越不对劲,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忽然想起了一个网名

    :「唐朝的宇宙」。

    「嘘……」

    唐宇使了个眼色,又用眼神示意了一旁正在钓娃娃的楚雅柔和李韵婷。

    「你女朋友?」

    陆珊珊在唐宇耳边低声问道。

    唐宇点点头。

    「哪个?」

    「两个。」

    「……」

    陆珊珊直接无语了。

    这个唐朝的宇宙确实长得还算英俊,感觉要比电脑屏幕上更加帅气一点,可

    是吹牛的毛病还是一点没改啊!陆珊珊又想到他放自己鸽子的事情,立刻来了几

    分火气,以为本姑娘是好玩的吗?哼,得好好消遣消遣他!「咳咳,我继续说哦

    ,这个娃娃机嘛,我玩得多,熟能生巧,肯定比你的几率大,这样吧,我们每人

    钓十次,看谁钓的多,如果我赢了,你买一百个游戏币给我玩。如果我输了的话

    ,那任由你把我带到哪里去,怎么样?」

    陆珊珊心里使着坏点子,面上却娇笑的看着唐宇。

    陆姗姗已经在这里玩了大半天了,几百块钱都给玩没了。

    其实倒不是跳舞跳没的,就是玩那些老虎机之类的游戏给赌没的,这让她很

    郁闷。

    本来还想玩玩的,没钱可怎么办?跳完劲舞之后,陆姗姗走了下来,想着以

    她高明的手段和秒杀众生的姿色,还愁弄不到游戏币吗?不过她也是有原则的,

    一般人给她钱花她都不会领情。

    搜索了一下人群,虽然有无数双眼神盯着她看,她都不屑一顾。

    不过当看到准备钓玩具的唐宇之后,陆姗姗陡然来了主意,便走上来搭讪。

    因为她见唐宇是个看上去比较正气的好学生,来这种地方肯定很少,应该也

    很好欺负。

    事实上,这是陆珊珊除了上网凭借美色骗取男性钱财之外的第二大乐趣了!

    「好啊,你先钓吧!」

    唐宇微笑道,看着陆姗姗长的水灵灵白嫩嫩的,没想到还是个电玩狂女。

    他给了陆珊珊十个游戏币,然后不理她,继续给楚雅柔、李韵婷加油助威了。

    「啊!我的币呀!」

    不久,陆姗姗投完了十个游戏币,没想到她今天运气不佳,居然颗粒无收。

    她失望的叫了一声,却感觉到唐宇异样的神色,回想着刚才说的那句话,脸

    色「咻」

    的一下绯红起来,嗔着唐宇:「你想什么呢你!」

    唐宇得意的笑了笑,示意陆珊珊看他身边的楚雅柔和李韵婷。

    陆珊珊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原来这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各自手中

    都抱着好几个玩具熊、流氓兔、加菲猫、小猪佩奇什么的娃娃呢。

    「神马!」

    陆姗姗真的惊诧了,她这边结果如此惨澹,那边两人却是大丰收,这叫她觉

    得上天实在太不公平了!「你,你们是不是作弊了!或者,你们的币有问题!」

    陆姗姗气急的走到唐宇三人边上,玉葱般细腻的手指指向唐宇,气鼓鼓的看

    着楚雅柔和李韵婷。

    「你的币才有问题呢!」

    唐宇无语了,都是从自己手里拿出来,怎么会有问题的。

    但一想,自己这句话也说的有些不雅,不过她说楚雅柔和李韵婷的「币」

    有问题,那他不可能不还嘴的。

    因为她们的「币」

    不仅没问题,而且还妙的很呢!楚雅柔和李韵婷只想和唐宇玩耍,对于这个

    主动来搭讪的可爱萝莉不太喜欢,于是就拉着唐宇走开,来到了跳舞机旁边。

    不过因为这是最新的一款跳舞机,需要两个人一起跳,于是两人就携手走了

    上去。

    刚才是一个火爆萝莉跳炫舞,现在又来了两个仙女下凡似的姑娘跳轻舞,动

    作优美至极,很快就再次引爆全场。

    楚雅柔和李韵婷在众人的目光中,舞动着自己青春曼妙、轻盈软美的身躯。

    虽然害羞,但是当她们看到唐宇那副陶醉的表情,心里还是很满足的。

    不一会儿又轮换唐宇上去跳,毕竟有些舞蹈动作是适合情侣做的,一时间场

    下无数尖叫和议论,就连陆珊珊都不知冷哼了几次。

    楚雅柔和李韵婷生来就能歌善舞,可是平日里都是以读书为主,鲜有机会放

    纵,今天算是展现了她们多姿多彩的另一面了,让唐宇对她们更是喜爱。

    「以后经常在家里跳给我看。」

    唐宇分别悄悄在两人耳边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红着脸低下了头……三人也没有玩太久,毕竟只是饭

    后休闲调剂一下,明天还要上学呢,于是就回去了。

    而陆珊珊看他们走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离开了。

    不过所有人,包括唐宇都没有注意到,背后始终有一双眼睛紧盯着陆珊珊…

    ………教导主任办公室。

    一场叔侄齐上的轮奸大战最终以叔叔内射四次、侄子内射六次的结局落下帷

    幕。

    整整十次!沐美晴被这两个彷佛丧失人性的野兽疯狂奸淫,将他们的恶种全

    盘接受。

    这对于处于危险期的她来说,真的是太危险了…………次日,周四。

    一早,唐宇开着车直达市长别墅门口。

    此时夏诗涵已经在换着衣服了,她的衣服实在太多了,但换来换去总觉得不

    尽完美,而妈妈苏青一直在陪她换着。

    「哎呀,乖女儿,我看你穿哪一套都行。」

    苏青媚笑着说道。

    「我……我在想他喜欢什么样的呀。」

    夏诗涵扁了扁嘴。

    「看来你真的很在乎他啊。」

    苏青看着夏诗涵正在试穿一条白色的超短裙,「诗涵,这套不行,都露屁沟

    了。」

    「啊……妈……你说什么呢,说的那么难听,你直接说太短了不就好了,什

    么屁沟呀,也不害臊!」

    夏诗涵回头瞪了一眼苏青,不过知道她说的没错,这条确实太短,过于开放

    了。

    「好,我错了呀,谁叫你在妈妈眼里永远都是那个穿着开裆裤,戴着尿不湿

    的,可爱的小女孩呢。」

    苏青笑的更妩媚了。

    「啊!无耻!」

    夏诗涵听到之后,顿感害羞不已。

    妈咪也真是的,小时候的事情都提出来!「嘿嘿,嗯,这套连衣裙不错,下

    面再套上一条白丝,穿着帆布鞋,这样给人的感觉既不随便,又很淑女,唐宇一

    定会爱死你的。」

    看到夏诗涵又换了一套,苏青夸赞道。

    夏诗涵光滑粉嫩的小脸一红,在镜子前转了转圈,觉得这身白色的连衣裙的

    确不错,看起来是很淑女优雅。

    她现在还没穿丝袜,雪白的美腿露了出来,曲线柔美,毫无瑕疵,估计谁看

    了都难以移开视线。

    「我的白丝呢?」

    夏诗涵想到上次刚买回来新的白色丝袜,可是一时没有找到。

    「嗯,好像被我放别的地方了,我去帮你拿,你等等哦。」

    苏青微微一笑,然后就转身离开,刚走几步,就见唐宇走了进来。

    「苏姨!」

    唐宇看着苏青微笑的问候到。

    「来的这么快呀,诗涵一直在换衣服,就是换不好了!」

    苏青娇笑道。

    「嗯,苏姨你忙,我过去看看去。」

    唐宇知道现在夏国邦肯定在办公室处理公务,所以不在家,也就直接朝夏诗

    涵的房间走去。

    此时夏诗涵正提着裙子在镜子前看看底裤的颜色合不合适,因为裙子是雪色

    的,她怕里面穿深颜色的底子会从外面看到,却突然从镜子中看到唐宇走了进来。

    「啊!」

    夏诗涵立即愣了一下,忙是将裙摆放下,羞红如血的回头瞪着唐宇:「大坏

    蛋,你,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呀!」

    「呵呵,又没什么,再说了,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唐宇做出无辜的表情来。

    夏诗涵清纯可人,娇美无比,刚才又做出那种反差的姿态来,让唐宇领略到

    了她裙下的美景。

    唐宇登时有种,宁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感慨来,身体也迅速有了反应,

    上前一步,张开双臂就将夏诗涵抱在怀中。

    4f4f4f。om

    「还是大老婆最让我心动啊!随便一个动作就让我想要犯罪……」

    唐宇心里暗暗感叹道。

    「啊!坏蛋,干嘛呀,妈咪一会儿就回来了。」

    夏诗涵惊羞的说道,没想到唐宇居然过来就直接将她抱住了。

    「呜……」

    夏诗涵刚说完,唐宇已经吻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唐宇今天的感觉夏诗涵特别美妙,尤其是她刚才的美妙身姿

    ,一直萦绕在唐宇的脑海中。

    他刚一靠近,闻到她身上的芳香,瞬间就沸腾了。

    「呜呜……」

    夏诗涵两只玉手使劲的打着唐宇的胸膛,她怕妈咪回来看到,还不以为自己

    平时跟唐宇有多么随便呢。

    不过唐宇性情正浓,而且这里反正是夏诗涵的房间,想着就算被苏青看到了

    她也不会说什么的,唐宇就更加狂吻起来,而手也不自觉的在夏诗涵的身上游动

    着。

    夏诗涵使劲推搡数下,见推不动了,于是也转而顺从起来,娇唇也开始回应。

    不过当感觉唐宇的手在到达胸前揉动起来时候,她还是颤动了一下,虽然隔

    着衣服,但依然像遭受电击一样的紧张起来。

    苏青拿着还没拆封的白色丝袜走到房间的门口,看到唐宇和夏诗涵又是激吻

    的,又是少儿不宜的动作的,也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了个小弧度。

    想着到底是热恋中的男女呀,才多久不见就如隔三秋的激情着。

    苏青看着小两口的,心头突然有些惆怅,难道自己真是老了吗?居然很是羡

    慕自己的女儿和唐宇。

    不过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苏青还是打断了他们:「咳咳……」

    「啊!妈咪!」

    夏诗涵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一上午的时光,唐宇都和夏

    诗涵腻歪在一起,两人虽然心中都深爱着对方,可是因为唐宇事(女)情(人)

    多,在一起的时间却不多,于是都格外珍惜这难得的二人世界。

    到了中午,唐宇要带着夏诗涵去用餐。

    「哼!雅柔和韵婷呢?」

    夏诗涵的手被唐宇抓在手里,轻甩了几下挣脱不掉。

    在其他同学的眼前牵手漫步着,让她还是忍不住害羞,赶紧用话转移注意力。

    「我今天就管你!」

    唐宇拨弄着夏诗涵的小指头说道。

    「去你的!谁要你管啊……你去管你的雅柔mm和韵婷mm吧……」

    夏诗涵娇羞的说道,看在别的男生眼里,尽是令人羡慕的幸福。

    两人找了一家情侣餐厅坐下,夏诗涵刚才路上紧张的心才稍稍好转。

    不过她又想到唐宇都和两个女孩住一起了,自己还这么矜持有必要吗?「唐

    宇……雪儿她……」

    两人说着悄悄话,一会儿夏诗涵却忽然问起瞿雪儿的情况。

    「额,她……应该没什么大事吧……」

    唐宇脸色微变,语气稍显低落。

    这些天虽然他一直通过短信和瞿雪儿保持联络,可是心里还是放不下。

    「嗯,那我打个电话给她吧!」

    夏诗涵提议道,然后真的拨通了瞿雪儿的电话。

    「喂?诗函?」

    夏诗涵特意打开了免提,让瞿雪儿清脆的声音传到唐宇耳中。

    「嗯嗯,雪儿,你在干什么呢?」

    夏诗涵关心道。

    「我……没什么呀……」

    「雪儿,我可当你是好朋友,你不当我是朋友吗?」

    「怎么会!你也是我好朋友呀!」

    「那你和我说你嘛,你最近怎么样?那个……那个谁……没有欺负你吧?」

    夏诗涵小心的问道。

    「哎呀!没有啦!你放心吧诗函!我是谁啊!谁能欺负我?古龙他都自身难

    保啦!我现在很好,只是……只是现在家里有些私事,所以暂时不能回学校啦!」

    瞿雪儿佯装欢快的说道。

    「啊!古龙……嗯……那就好!太好了!雪儿,你没事就好!我就放心了,

    唐宇也放心了。」

    夏诗涵高兴的说。

    「啊!唐宇他……」

    「嗯……他听着呢……」

    「咳咳,雪儿,古龙是怎么回事?」

    唐宇惊奇的问道,之前瞿雪儿可完全没和他提到这事啊。

    「这……好吧……是这样的……」

    瞿雪儿于是把古龙怎么被人打伤大致说了一下,只不过凶手被她说成一个不

    明人物。

    「什么!还有这种事!好吧,雪儿,你没事就好,早点回来上学吧!」

    唐宇安慰道,一想到瞿雪儿还没有遭遇什么不测,心里好过了不少。

    「那当然!」

    瞿雪儿答道。

    然而唐宇不会看到她此刻流泪的样子…………欧阳家。

    瞿雪儿是在卫生间接的电话,因为她不想被别人看见。

    擦干了眼泪,瞿雪儿回到房里,继续着她的使命。

    目前,瞿雪儿的使命,就是照顾欧阳天。

    在家主欧阳阳天的全力医治下,欧阳天的身体正在恢复着。

    而作为欧阳天的未婚妻,瞿雪儿被要求为他端茶送水,悉心照顾,寸步不能

    离身。

    瞿雪儿虽不情愿,但是孤身在欧阳家,只得低头。

    「好,天儿,你好好休息,药要按时吃,雪儿你好好照顾天儿,我先走了。」

    欧阳阳天查看完欧阳天的身体后说道。

    「嗯……」

    瞿雪儿点点头,目送欧阳阳天离去,情绪虽低落但也渐渐变得逆来顺受,这

    可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瞿家的大小姐,平日里娇生惯养,哪里做过这种伺候别

    人的事情?但是想到这样做,或许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护家族和唐宇,即使吃再多

    的苦,流再多的泪,也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瞿雪儿照顾欧阳天服完了药,动作虽不太熟练,但欧阳天倒也十分享受。

    忽然欧阳天伸手抓住了瞿雪儿的小手,一边轻捏一边往回拉扯。

    「不要拉……你好好休息吧……」

    瞿雪儿虽然心里厌恶,但手上也没有刻意反抗,因为自从她照顾欧阳天的生

    活起居开始,他就没少对自己动手动脚。

    欧阳天一会儿拉手揉肩,一会儿袭胸搂腰,反正是一有机会就要往瞿雪儿身

    上招呼。

    瞿雪儿虽然出言阻止,但因未婚夫再加上病人的双重身份,也只好让他不断

    揩油。

    谁知今日欧阳天似乎不再满足于此,竟拉着瞿雪儿的手直接把她带到了床上。

    「你……你要干嘛……呜……」

    欧阳天虽然身体状态不佳,但剩余的力气也不是瞿雪儿能抗衡的。

    只看他硬是把瞿雪儿压在床上,然后低头向她鲜红的嘴唇吻去。

    欧阳天尽情舔弄着瞿雪儿的双唇,她嫩滑的小瑶鼻呼出澹澹的香气,让他心

    旷神怡。

    强吻完瞿雪儿,欧阳天嘿嘿一笑,继续引着她的小手向自己被窝里探索。

    「咳咳……」

    瞿雪儿被欧阳天粗暴的动作弄的很是难受,咳了几声,忽然惊觉自己的右手

    触碰到了一处坚硬火热的玩意。

    「你只管我吃饭喝水服药,也不管管我这里啊?」

    欧阳天笑道,随即闭上眼,细心体会瞿雪儿柔软冰凉的小手在自己鸡巴上移

    动时的酥麻触感。

    「哎呀……你,你好恶心啊……」

    瞿雪儿厌恶道。

    「笑话,你是我未婚妻,我们迟早要做某些事情的。」

    欧阳天毫不在意,控制着瞿雪儿的手,让她不断摩擦自己的鸡巴。

    「你……你都这样了……还这么色?男人都这样的吗?」

    瞿雪儿鄙夷的说道。

    「哼,你不想用手也行,用别的地方代替就是!」

    欧阳天睁开了眼,直接盯着瞿雪儿的明眸,虽不如平时那么有力,可也让瞿

    雪儿一阵毛骨悚然。

    欧阳天又把目光投射到瞿雪儿的胸前和下身,似是在考虑用某些部位代替。

    瞿雪儿无奈,只得加大手上的力气,试图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不让他打别

    的主意。

    瞿雪儿主动套弄着欧阳天的鸡巴,甚至还伸出左手拖住了他萎靡的两颗蛋蛋

    ,使之在白嫩的手掌中翻滚跳动。

    此举果然有效,欧阳天舒服的轻哼了一声,立即重闭上眼。

    只听他粗重的鼻息声不断发作,显然感觉十分舒服。

    不一会儿,欧阳天的鸡巴在瞿雪儿手中越来越生龙活虎,几乎就要完全站立

    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欧阳天忽然勐的一喝,身体抖了又抖,居然直接发射了出来。

    原来欧阳天毕竟重伤未愈,身体虚弱,精力自不可与平日相比。

    此时竟在瞿雪儿细腻柔滑的小手侍奉之下,心头一时太过激动,控制不住下

    体传来的舒爽之感,直接泄出了阳精。

    瞿雪儿只觉手上被一股暖流淌过,赶紧收回来,却发现早已沾满了欧阳天的

    精液。

    那强烈的雄性味道直刺她的嗅觉,让她呼吸都不顺畅了。

    欧阳天发泄完毕,心满意足的倒下休息,只留下瞿雪儿伤心的身影。

    看着手上白浊的液体,瞿雪儿彷佛出神一般发起了呆……自始至终,门外一

    人默默的注视着房内的动静,最后还发出了一声不为人所察觉的怪笑…………古

    家。

    古龙此刻躺在床上,面容安详,周围坐着一圈古家的人物,脸上大多都显现

    着愤怒。

    古家家主古元身居中位,面色冷峻,一言不发,因为眼下的情况确实不容乐

    观。

    古家得知古龙消息时,他已经被路人送进医院了。

    古家赶紧派人将古龙接回,却发现古龙身体受了些轻伤,但是他的神志出现

    了巨大问题!古龙似乎是失忆了,完全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而且脑子变得浑

    浑噩噩的,神志不清,说话也颠三倒四,和发疯了一样,甚至连武功都忘了不少。

    而这一切,正是拜欧阳晟偷袭注入古龙身体里的那管药剂所赐。

    「给我查!」

    古元只对管家说了三个字。

    ……